Newswise — 罗切斯特,明尼苏达州 — 性骚扰在工作场所并不新奇或罕见,但自2017年底#MeToo运动开始以来,更多的受害者挺身而出,举报工作场所(包括医疗机构)中的骚扰行为。 

作为医疗服务领导者,Mayo Clinic有责任倡导公正、公平和安全的文化。为了证明这一承诺和透明度,Mayo Clinic审查了2017年9月至2019年9月期间的所有性骚扰投诉和调查,并将结果发表在Mayo Clinic Proceedings的一篇特别文章中。 

Mayo Clinic的心脏病专家和人事委员会主席医学博士Charanjit Rihal说:“Mayo Clinic已经制定了一套严谨的方法,以高效和一致地处理所有骚扰指控。与许多其他机构一样,Mayo Clinic的性骚扰指控在2017年底和2018年初有所增加,该文章回顾了这些投诉的处理方式,以及处理过程是否符合机构政策。” 

Mayo Clinic的性骚扰和其他骚扰政策于2017年更新,就在#MeToo运动在全国范围内得到重视之前。该政策规定了所有类型的骚扰,以及如何调查和处理投诉。 

在审查的两年期间,收到并调查了153项性骚扰指控,88项得到证实。在这88起发现个人违反Mayo Clinic政策的行为的案件中,59起涉及非医生或科学家的工作人员;22起涉及医生或科学家;7起涉及患者、来访者、承包商或供应商。 

对于已证实投诉中被指控的88人,根据不当行为的性质和严重程度采取了不同级别的措施: 

  • 31人接受了正式的指导,其中包括9名医生或科学家。
  • 包括3名医生或科学家在内的22人收到了从第一次警告到最后一次警告的书面警告。
  • 包括10名医生或科学家在内的35人被解雇或在合同终止前辞职。

在88份经证实的报告中,71份(占80.7%)涉及不当评论和/或不受欢迎的性冒犯;22份(占25%)涉及违背意愿的触碰或身体接触;16份(占18.2%)被描述为通过电子邮件和短信等方式的电子骚扰。 

研究报告的第一作者Rihal博士说:“我们发现,绝大多数被告是男性,将近一半的被告与受害者处于同一组织级别。虽然需要更多的时间趋势数据,但与其他研究一致的是,大部分受害者是女性,而大部分被告是男性。” 

在2017年秋季之前,Mayo Clinic没有将性骚扰与其他类型的骚扰分开记录。自2018年初以来,Mayo的性骚扰报告数量有所下降,但原因可能很复杂,包括本组织对提高意识的广泛承诺和对工作人员的必要培训。2019年,95%的Mayo Clinic工作人员完成了积极的旁观者培训,学习在发现欺凌、骚扰或性骚扰时如何为同事提供支持。 

Mayo Clinic首席人力资源官和研究共同作者Cathy Fraser表示,该研究和文章代表了对解决性骚扰问题的坚定承诺。“我们的创新方法包括在努力杜绝Mayo Clinic性骚扰的过程中,对结果保持透明。在我们杜绝所有骚扰案件之前,我们不能自满。” 

Fraser 说,Mayo Clinic 的工作人员可以利用很多资源,包括匿名热线,来举报关于性骚扰的问题。收到投诉后,会指派一名受过处理性骚扰指控培训的人力资源调查员,开始一个涉及许多审查层级的过程,并可能邀请Mayo Clinic的法律部门介入。 

“临床护理、科学研究和医疗服务教育需要高效的团队,”Mayo Clinic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和研究共同作者医学博士Gianrico Farrugia说。“当发生骚扰时,受害者会遭受严重且可能持久的伤害,团队动力会减弱,并且患者护理可能会受到影响。必须制定明确的政策和流程来解决各种骚扰问题,但只有当组织领导者下定决心、设定零容忍期望并贯彻到底时,这些政策和流程才会有效。作为全球医疗服务领域的领导者,我们将对此全力以赴。” 

### 

关于Mayo Clinic Proceedings

Mayo Clinic Proceedings是一份同行评审的期刊,发表涉及临床和实验室医学、临床研究、基础科学研究和临床流行病学领域的原创文章和评论。Mayo Clinic Proceedings由Mayo Foundation for Medical Education and Research基金会赞助,旨在推动医生教育事业的发展。创刊90多年来,总计发行量已超过127,000份。请访问Mayo Clinic Proceedings网站查看文章。

关于Mayo Clinic  

Mayo Clinic是一家致力于在临床实践、医学教育和研究方面进行创新的非营利机构,为每位患者提供悉心照料、专业治疗和解决方案。访问Mayo Clinic新闻网获取更多Mayo Clinic的新闻,参阅走进Mayo Clinic了解更多关于Mayo的信息。 

SEE ORIGINAL STUDY